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段宜康要求機場捷運立即停工追究責任

 
立法委員段宜康於今年四月二日質詢行政院長江宜樺時點出機場捷運線儀控電纜線材質選用失當,疑有採購及施工上的人為疏失,但交通部高鐵局仍堅持使用原有線種改善,不出所料在經過三個月新線佈覽過程,仍然產生嚴重龜裂破損情形,段宜康強烈要求該機電工程立即停工,待行政院調查小組提出完整安全檢測向國人釋疑之後,方可動工,並追究高鐵局相關失職人員及監造單位與承包商的責任。

段宜康表示,耗資254.9億元的桃園機場聯外捷運系統建設的號誌系統工程,進度嚴重延宕,完工日期迄今展延四次,他於總質詢時即曾點出,本案高鐵局及承商捨棄目前鐵道工程界包括台鐵、高鐵、北捷、高捷等普遍使用的鍍鋅鐵帶鎧裝電力電纜,堅持使用系統商英維思建議之鍍鉻鋼帶鎧裝電力電纜,結果就是造成沿線多處破損龜裂,事實上業界均了解該線種只能用於直線佈纜,無法彎曲佈纜,除非加裝人孔箱或接線盒才能轉彎,問題是該工程土建部分早已完成,管孔已經固定,根本不可能加裝,但高鐵局及監造單位卻仍堅持,實在令人不解。

段宜康出示目前現場新線佈纜照片指出,根據內部人員透露,高鐵局與承商於佈置新纜時已經要求工班特別小心,以避免原本龜裂情況再發生,但照片內容清楚顯示,情況一樣嚴重,顯然問題並非出在施工品質,而在線種選擇上,但高鐵局卻仍重蹈覆轍。

段宜康強調,他於總質詢時,江宜樺院長承諾組成專案小組進行調查,且還調派北捷的人員進駐,但在事後的書面答覆中卻僅將纜線龜裂的理由歸咎於製造過程的製程瑕疵,且指稱該種纜線易於施工佈放、彎曲性能好,但根據訪查包括台鐵內部人員及電線電纜業的專業人士均指出,「其被覆材質與鍍鉻鋼帶上之PE膜為不同基材,無法緊密黏合,現場佈放時需水平或直放方式安裝,如彎曲半徑過大將造成纜線外被破裂情形產生……」一個業界週知的常識,行政院及交通部卻能夠坐視其接二連三龜裂,嚴重影響未來機場捷運儀控系統的信號控制,簡直匪夷所思。

出席記者會的交通部高速鐵路工程局副總工程師饒國政避重就輕回應,承認現有工地線材確實有龜裂的問題。但是,兩種線材都符合目前合約規定。技術上,線材有其一定扭曲幅度便會產生龜裂,高鐵局會再要求統包廠商,加強佈線及施工過程之訓練。若發生任何工程問題,統包廠商必須負起責任。但是,他不敢保證不會再次發生。

段宜康要求,根據他今天所揭示的新證據,機場捷運機電工程的佈纜作業應立即停工,待行政院的調查小組提出完整安全檢測向國人釋疑之後,方可動工,並追究高鐵局相關失職人員及監造單位與承包商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