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可憐身障生,倒店私校招收身障生求生存


段宜康今日(25)針對身障學生恐成「應該退場的私校苟延殘喘的工具」,質詢教育部長蔣偉寧。段宜康指出,身障學生不但要繳學費,教育部還有或多或少的業務費補助,沒想到有些私立大學為了收學生、避免倒店,還能得到教育部補助,就直接到高中、高職的特教班或特殊學校招生,更嚴重的是還以招收「身障生」為主。

段宜康質問教育部長蔣偉寧,「你覺得私立學校到特教學校招生,他的動機是什麼?是善意的嗎?是要照顧這個身障的孩子嗎?」蔣偉寧當場允諾,瞭解後會謹慎處理。段宜康說,私立學校經營困難,甚至要求教授必須找學生入學,所以教授想要到學校教書,必須先變成拉保險的業務員。部分私立大學希望招收身障學生,獲得教育部補助,有些學校還會選擇負擔較輕的障別,顯然並非教育部提供身障學生升學多元管道的本意。

段宜康提到,未來教育部應該朝向鼓勵各校身障名額得以留用的機制,「如果視障生沒來唸,是不是可以提供給聽障生?或是其他障別」,如此身障學生才能有機會進入想要的學校、科系學習,提供他們更多、更開放的學習機會。教育部長蔣偉寧表示會朝向這個方向,修正身障生升學入學政策。

段宜康認為,身心障礙的招生管道、名額合理性跟必要性是必須重新檢討。不要讓這些身障孩子,成為這些應該退場的私立學校勉強生存、苟延殘喘的工具,這樣就完全背離照顧身心障礙學生的本意。

2013年9月12日 星期四

民進黨豈可變王金平親衛隊

當黃世銘把行刑的絞索呈給馬英九,馬總統也毫不猶豫地把握這「天賜良機」,決定對立法院長王金平下手。不但決定動手,而且馬英九要自己操刀!此刻就注定了後來國民黨考紀會的結論了。

老王一點籌碼也沒


外界批評馬英九親自出手,且挑在王家嫁女兒的當口,是過於粗魯而不近人情;這是低估馬陣營的鬥爭手段了。馬英九必須趕在立法院開議前解決王金平;否則9月17日一到,王金平仍能以院長之姿登上立法院主席台,就可集結力量自保,甚至出手反撲。此所以馬江必須三番兩次接力出手,話唯恐不夠重;態度唯恐不嚴厲,不但絲毫不留餘地,馬英九甚且自己進入考紀會場施壓,凡此種種悖離情理的作為,為的就是在時間壓力下,堂堂國會議長務求將王金平擋在立法院大門外。

馬陣營對情勢研判如此;王金平當然更清楚自己的處境。除了拉長戰線讓自己能先站在立院主席台上,老王手上可一點兒籌碼也沒有!都說王金平廣結善緣,可人情薄如紙;一旦台子塌了,私下慰問慰問,頂多幫腔罵罵馬英九的心狠手辣,就已經算夠義氣了,還想大家陪你老人家一塊兒落草梁山泊嗎?王金平人情通透,可沒如此天真。可笑還有人言之鑿鑿,說王金平要發動罷免馬英九!罷馬提案門檻之高,至少得有30名國民黨立委倒戈!有沒有一絲絲可能,王金平豈能不知?

推論下來,王金平向法院提出假處分,既能拖到9月17日還保有院長身分;又能繼續以「永遠的中國國民黨員」身分死裡求生,是唯一的活路了;這戲還有得看!

民進黨該如何面對此一大變局?我認為有3點必須警覺:一、老王既然力求維持國民黨員身分,必定表現得以「黨國為重」,讓國民黨內的同情聲音能理直氣壯;如果想像王金平會站在主席台上高舉反馬大旗,恐怕就過於一廂情願了。二、馬英九獅子搏兔,如果讓王兔脫,可不只是威信掃地;真正是跛腳的開始!馬陣營,尤其是黃世銘等,禍福繫於一人,哪能不追殺到底?「駕帖」一出,民進黨人豈能倖免於禍?三、此番風波固然未平,但短短幾天已經讓我們看到:台灣不受牽制、監督的總統權力著實可怕;總統只要鐵了心橫行,除了門檻高到如同具文的罷免、彈劾之外,誰也擋不了他的路。這就顯出蘇貞昌接下總統府辯論服貿戰帖的重要了。

綠營不可亂了步伐


民進黨必須把握短短2個鐘頭的辯論時間,暴露馬英九肆意妄為的面目。要求民進黨放棄辯論,就是放棄面對面質疑馬英九的機會。但遺憾的是,蘇主席最後還是在情緒性呼聲的壓力下,自行取消辯論!

面對變局,身為最大在野黨,不能感情用事到成了王金平親衛隊;不能意氣用事,亂了步伐;當然更不能見獵心喜到忘了自身危機。維護台灣的民主法治才是能讓我們站得穩穩的立足點。

本文刊載於蘋果日報2013/9/13專欄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912/35288944/